(喻黄)厌喻症【上】

阿黄最近有点奇怪,晚上不跑去和喻文州一起睡觉,连小鱼干都不吃了,就喜欢在花架上晒太阳,也不和喻文州玩儿了,白天夜里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喻文州那叫一个急啊,他带着阿黄去宠物医院看了医生,医生却说阿黄很健康,除非是只天生笨猫脑子有问题,其他并没有什么毛病。须知阿黄是一只很有尊严的猫,它当即拍爪而起糊在了医生的脸上,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进了喻文州的怀里。喻文州无奈只得一番宽慰后带它回了家。

 

其实喻文州本并不是一个猫奴,阿黄是他随手从路边捡来的。那是一个风啸不止、山雨欲来,天有异象的傍晚,喻文州下班经过一条小径时看见了路边的阿黄。它正被一张因风席卷而来的报纸糊了猫脸,舞着爪子气急败坏地乱抓,像偶落民间的小王子,骄矜又落魄。鬼使神差地,喻文州走到它面前缓缓蹲下身来,替它拂去障目的破烂报纸。它的一双眼睛像碧蓝色的宝石,澄澈而灵动,还含着一汪悠悠的水,喻文州被它秒杀了。

 

后来喻文州在朋友面前回想起那一幕时总叹着气说,他是自作孽不可活,活该被这个小祖宗缠一辈子。但眼角眉梢分明带着笑意,这让他被一干群众所不齿。哼不就是养了只猫吗,和养儿子一样那么宝贝似地炫耀。

 

闲话休提,且道阿黄自入住喻文州家以来已有两月,它自认为无一日不是满心舒坦。除了那些外来的愚蠢人类,他们总是想近它的身来顺它的毛、摸它的脖颈!那个叫喻文州的人类也很蠢,但他很会伺候自己,所以偶尔就委屈一下自己给他摸一会儿吧。

 

喻文州很有眼色的样子,给它的吃穿用度无一不是精心准备。它最满意的除了小鱼干和喻文州暖暖的被窝外,就是阳台上的花架。因为它固执地认为,多晒太阳它就一定可以很快长得威猛高大,吸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光华,变成它原来的样子。

 

它原来是什么样子呢?它自己也忘了。太过久远了,但它坚信它是最高贵的猫,那原来也应该是龙骧虎步、气宇轩昂的样子才对。

 

可是这个花架最近居然被别人霸占了,这让它十分生气!但它又不能直接表现出来,因为它觉得它不能在愚蠢的人类面前展现自己的愤怒。可是,可是喻文州怎么能这么没眼力劲儿呢!他不知道那里是它的最爱么!为什么要让别人和它共享!

 

其实和它共享花架的吧,是只电动玩具狗。

 

可是高贵的王子殿下不知道啊!你看那只狗的毛色那么漂亮,叫声那么谄媚,一双眼睛比它的还大还亮(小王子才没有偷偷对着镜子睁大眼睛和那只愚蠢的生物比较呢!)

喻文州一定是爱上这只狗了,他再也不会疼我了,我的宠爱就要被这只狗夺走了,我的花架再也不是我一只猫的了。

 

士可杀不可辱!我们的小王子决定一定要守住花架,他要快点变成气冲云霄的形象给喻文州看,让他后悔当初放弃它而选择那只狗。哼愚蠢的人类!

 

于是就有了喻文州眼里病恹恹、每天只知道晒太阳的阿黄。喻文州揣着怀里的宝贝,从医院里回来后给公司里请了假。他的小祖宗都这样了,他哪里还有心思上班呢。他决定在家里实地考察、寸步不离,找出病根,对症下药,让这疑难杂症不攻自破。

 

他的猫呢?在花架上躺着呢。一副俯视山河、任尔臣服的霸气样。得,又不理他了。

 ————————

喻文州百思不得其解,花架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其中是魔法的诱惑还是猫性的泯灭,为何阿黄如此钟情于它?下期《厌喻症》能否解开喻文州心底的疑惑?

摸了个中篇啊喵,戳——中篇

评论

热度(40)

©景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