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引

混个更 五一产物,小文鱼这么勤劳,我却这么咸鱼(扑)
—————

黄少天注意到这个人很久了。

这周四下午放学后,黄少天给学生布置了一点课后作业,便拿着教科书匆匆往外走去。他挟着几本教参,未及回办公楼,却是直奔教学楼斜右侧的园子。

这个园子叫迎曦园,听说是立校之时由第一任校长亲自在规划图上划出的一块地,一干设计也是老校长自己承着的。

黄少天从坡道小径上朝着这边走,他有点紧张,不知道那人今天是不是也来了。这和他教的数学概率不太一样,没法儿精确计算,实在不太可靠。

等他侧身站在低垂的树枝旁看见那个熟悉的影子,黄少天几不可查地吁了口气。还好,他这周也来了。

今天要不要和他搭讪呢,或许下周他就不会再来了。

黄少天目不斜视、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出树下的这片阴影,沿着小径往下面的园子走过去。

那人依旧带了那副浅蓝色防护手套拿了那把硬枝剪,站在一株小小的杜松面前侍弄着。可惜黄少天这个位置看不到他的正脸,只能看见他颀长的身影和柔柔的侧脸。迟迟不肯散尽的缕缕余晖倾洒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暖黄的色调。从这个角度,似乎看见他的几缕发梢在风里悠哉地摇晃。

他此刻一定是一副专注的神情,说不定额头上还有些许薄薄的汗痕。黄少天回过神来才注意到那株杜松已经修剪成型,枝桠一团团是云朵的形状。顶端一朵稍大的云斜倚着旁边的黄杨木,下面却是大小不一的数多团子,它们小小的影子投射在斜方的草坪上,微风拂过时被吹起浅浅的波纹。

那人收剪的动作流利而优雅。他脱下防护手套露出手上白皙的皮肤,若只这样看或许会觉得带着点苍白的秀气,但他的手指显得修长有力、骨节明晰。这也是一双适合冲茶泡水的手,黄少天第一次见到时就这样想。

很奇怪,他第一次注意到喻文州时是第一眼去看他的手,或许是他当时正在修饰几株脆弱花枝的缘故而没有带手套。而当黄少天把目光移到他脸上时却是一瞬间怔了。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含着笑意和山川万物的眼,黄少天有种见到湖光山色两相映的错觉。他的五官并不给人很深刻的印象,但却如春风过处让人舒心和放松。

那也是周四下午,他的身影在夕阳下静默如远山。

黄少天常从那里路过,在此之前却从未见过这人。而当他第一次出现在这里时黄少天也不觉得突兀。

为着这个相逢,大概命运的齿轮已经千回百转,终于在适当的时机插入这个篇章。他想这个世界还是待他很温柔的。

 

黄少天最终还是沉默地离去了,最近时距离那人只有三米。他摒着呼吸从那人身旁走过时几乎忍不住想冲上去问他的名字,再把他的兴趣工作家庭地址通通打听一番,最后再请他吃饭。

想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很高兴遇见你,你也这样吗?

可是他有点担心自己的话唠和热情会吓坏了那人。

他片刻不回头地离开,甚至连那人今天穿的什么衣服都没记牢,等黄少天回味细想时脑子里只有他模糊又熟悉的身影和带着笑意的眼睛。

黄少天有些惆怅地看着自己手里本无需带的教参,得,今天又把它们带回家吧。自己真是爱岗敬业小蜜蜂。黄少天有些乐了,蜜蜂?那他得趁机飞到迎曦园里去亲近一下那个人才行。可惜不能近靠,不小心的话会蜇了他。那自己在旁边看他修剪花草可以吗,他会不会闲自己振翅的声音有些嘈杂。

诶如果那个人是园里一朵花多好,他就能以采蜜为由亲近上去了。

黄少天砸吧砸吧嘴,不知道那味道是怎样的?

 

他像一片轻扬的羽毛,悠悠落在四月的湖心,泛起一阵阵涟漪。痒、而甜。

 

评论

热度(49)

©景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