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将了2

进度就像跑火车……

*2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把一派平和的日子渲染得过分惬意,以至于无意间回首时竟贪恋得让人心生惫懒之意。

不想再独自行走在林间光阴斑驳的崎岖小路,如果上天为你安排了让你安心的所在,真会想停泊在这样的岁月里,好像余生都不再难以为继。

即使有一天不得不作别,共同拥有过的记忆也足以让自己在夜里点亮一盏期许的渔灯吧。在真正面临这个分岔口之前,或许大多人都这么想,但求曾经拥有。


黄少天很满意目前的状况,学业马马虎虎,生活平平淡淡,三五好友在侧,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但他班主任就没这么轻松了,你说这孩子叛逆期也太长了吧?

黄少天初中起就在这所学校读,那时他就经...

将明将了1

想写个童话故事(不是 突然很鸡血地觉得意犹未尽,忍不住又现写了哈哈。。OOC肯定有
————————
黄少天手里的笔灵活地转了个圈,唰唰几笔在书本上画了几个音符,百无聊赖地看着讲台上激情澎湃的老教师,想起上次喻文州说的话,心里没由来地生出一种罪恶感。
不对不对,他忿忿地用笔划了一行随手做的课堂笔记,喻文州从来都不好好听他说话,一副拽得二万八的样子,我凭什么要因为他几句话就动摇啊!
这次我再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了,黄少天暗下决心。又不是没人陪他玩儿,他难道非得赖着喻文州不成。
黄少天下课后向张佳乐抱怨隔壁班某人,顺带坚定着自己的决心。
张佳乐不以为意地吃着零食,连话都懒得搭。黄少天这席话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每...

平淡记事

喻文州回身锁上训练室的门时,几步外传来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的呼吸声。

夜凉而燥,一点细碎的声音落在这幽微的走廊里,衬得动静越发清晰,喻文州也忍不住摒了气息配合起眼下的环境。他们刚从温度适宜的训练室里出来,猛地有点不适应这骤降的气温。

黄少天动作利索地套上外套的兜帽,不自觉微踮起脚,倾了身过来看喻文州的动作。

“队长你好了吗?你饿不饿啊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现在应该还不太晚。”

喻文州抬起腕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估摸着楼下营业的店还没关:“好啊,我也有点饿了,少天你想吃什么?”

“酥皮鸡蛋挞和云吞面!这冷飕飕的,吃面最合适了!不过也真是,这降温也降得太多了吧,今年的台风来势汹汹啊。”

黄少...

【喻黄】沙岸8

要黄少天自己说的话,自己也算去过几个地方,见过一些风景,吃过一些美食,但真正叫他惦念的还属G市。

他刚出国那会儿十分想家,时常上网关注国内的情况,要自个儿说就是出国之后发现自己倍儿爱国。也经常在网上遇到一溜儿地图炮G市的人,虽然他极力忍耐但有时还是忍不住上前讲道理。

战美食战气候战景点一应奉陪,其中也不乏溢美之词,当然黄少天从不觉得这是自吹自擂。就算偶尔小小的吹过了头,也就归因于一个异乡游子对故土深切的爱吧。

虽然上阵次数不多,但黄少天却是无往不利,直到有次遇到一个可能是G市的大兄弟和他说,哥们儿你这说的都是好几年前的情况了啊,你说得啥啥街的店早就拆了,就连那中央广场的吉祥物都换了几拨了...

【喻黄】沙岸7

不知道啥时候啥毛病被屏蔽了?修一修发一发,强迫症不写完不爽……

————————————

四月是踏春好时节,也是容易感冒的季节。换季时的感冒总是格外缠绵多情。很不幸黄少天也受到了它的眷顾。

黄少天坚持认为自己这是水土不服导致的,却被沈黎以严密的逻辑、科学的论断抢白一通,得出了公正的结论——你小子就是自己不注意天气,别想甩锅给S市水土。

黄少天用嘴炮攻击来指控沈黎不给病患安慰还实行精神打击的无良行为,最后当然还是沈黎败下阵来,果断道歉。对不起少天,想在打嘴仗这方面赢过你,我果然还是太年轻。

围观的同事们一阵哄笑。

黄少天挥挥手表示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今天统统给我加班加班加班!但这却丝毫不...

(喻黄)双引 end

补个前因后果,借机交代下为啥小文鱼会去当园丁(不)结局默认为会发展在一起,懒得写了(你滚)其实不看也没关系 停留在前面的话可能更有那种感觉 主要是墙裂安利这首歌!!前文

02

喻文州今天也过来迎曦园这边修剪花枝。他想那个人今天一定也会来。

这种未曾约定的相见已经持续了五周,喻文州琢磨着,自己该在什么时候恰如其分地走上去对黄少天介绍自己。

他的这种不急不慢的调子似乎让郑轩有点恼了。

“哎喻文州你怎么关键时刻泄了气啊,要我说咱就直接一点不行吗?喜欢他就上啊!”他撩起袖子做出一副往前冲的样子。

不急,喻文州笑吟吟地轻轻带过。其实也不是一点儿不急,他只是有点担心他突然出...

(喻黄)双引

混个更 五一产物,小文鱼这么勤劳,我却这么咸鱼(扑)
—————

黄少天注意到这个人很久了。

这周四下午放学后,黄少天给学生布置了一点课后作业,便拿着教科书匆匆往外走去。他挟着几本教参,未及回办公楼,却是直奔教学楼斜右侧的园子。

这个园子叫迎曦园,听说是立校之时由第一任校长亲自在规划图上划出的一块地,一干设计也是老校长自己承着的。

黄少天从坡道小径上朝着这边走,他有点紧张,不知道那人今天是不是也来了。这和他教的数学概率不太一样,没法儿精确计算,实在不太可靠。

等他侧身站在低垂的树枝旁看见那个熟悉的影子,黄少天几不可查地吁了口气。还好,他这周也来了。

今天要不要和他搭讪呢,或...

【喻黄/民国设定】薄于云水(二)

(一)在这儿(づ。◕‿◕。)づ

转眼年关将至,黄少天想着该请卢瀚文去家里吃个年饭,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总还有点过节的味道。

这天黄少天和兄弟们按例祭过天地、拜过先祖后,遣人发了年例,他自走到执堂去处理点杂务。一路上霜草哀哀,他突然有些颓唐,恍惚间就又过去了一年了。这十年间,他从一个略知诗书的小子为了手刃仇人磨成了一口锋锐明快的刀,再到掌管蓝雨刑堂的正印,再到现在蓝雨的老大。自己如今好像已经没什么遗憾,却也很难说过得很好。

门外响起卢瀚文的声音:“黄少,魏老大给我们来信了,你快来看看!”

“来了来了亏他这个老家伙还记得咱们,哼其实不看我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每次都那些话他还真有耐心,我以前怎...

【喻黄/民国设定】薄于云水(一)

写在前面:民国paro
帮会≠黑帮
标题取自《少年游·离多最是》晏几道
资料参考:《中华民国史》朱汉国、杨群主编
不甚考据,勿以历史标准要求它,随意看看就好QWQ

————————

黄少天到码头时天还未大亮,他看了眼手表,这才不过才七点。冬日的寒风从江面上吹过来有些刺骨,他拢了拢衣衫找了个避风的地方,靠在墙边随意地打量着周遭。

 

海天之间染上层层酡红,江面上还是雾蒙蒙的一片,但在码头上却已挤了好些人,这其中或许有和黄少天一样来接人的人,不过更多的还是起早贪黑的码头工人和拉客的人力车夫。

 

他确实有些雀跃了,黄少天抿嘴笑。他今天一改往日风格,难得穿了一身...

【喻黄】沙岸6

沙岸1  沙岸2  沙岸3 沙岸4 沙岸5

黄少天迄今为止的二十多年,一大半太过顺遂,一小半太过苦涩。可惜不能选择性地中和一下,否则这二十余载里的年年岁岁便也算是喜乐了。


但一朝的不幸就足以使人在剩下的日子里用无穷的精力去补救了,很难说还有什么别的期待。说是不幸不太适合,或许应该换成失策吧。


他是怎么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黄少天的记忆有点模糊了。他没想去回忆以前的点点滴滴,温暖也好痛苦也好,都该过去了吧?我已经修修补补这么多年了,也该把我最为珍视的东西还给我了。


黄少天此时...

©景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