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双引 end

补个前因后果,借机交代下为啥小文鱼会去当园丁(不)结局默认为会发展在一起,懒得写了(你滚)其实不看也没关系 停留在前面的话可能更有那种感觉 主要是墙裂安利这首歌!!前文

02

喻文州今天也过来迎曦园这边修剪花枝。他想那个人今天一定也会来。

这种未曾约定的相见已经持续了五周,喻文州琢磨着,自己该在什么时候恰如其分地走上去对黄少天介绍自己。

他的这种不急不慢的调子似乎让郑轩有点恼了。

“哎喻文州你怎么关键时刻泄了气啊,要我说咱就直接一点不行吗?喜欢他就上啊!”他撩起袖子做出一副往前冲的样子。

不急,喻文州笑吟吟地轻轻带过。其实也不是一点儿不急,他只是有点担心他突然出现在那个人的世界里让他觉得不适,所以他耐心地等待。

但他也在想,或许这个铺垫的过程已经太久。至少他也已经有些不能再等下去。

黄少天今天出现的时间比喻文州估计的要早几分钟。他来的时候喻文州差不多已经打理了整个园子,只是随意地摆弄着一株杜松。

喻文州注意到那个人猫着脚步侧身在一棵老槐树下,手上还抱着几本书,距离有些远喻文州看不清他的神情,他也不敢转过头来光明正大地看,只是一抹余光扫过去。那个人今天穿了一件连帽衫,显得活力十足又俏皮有余,喻文州几乎可以在脑子里想象他的表情,一定是略带紧张又防备的模样。如果喻文州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他或许会像只小猫一样扬起它骄傲的胡须,一边作不情不愿的样子一边伸出它软乎乎的肉掌来。

他认真又调皮的神情真是可爱极了。

他为什么不来和我说说话呢,他明明已经注意到我了。喻文州想起黄少天在别人面前侃侃而谈的神情,有些不安。

或许他应该主动一点,和他打个招呼吧。喻文州在脑海中做过很多次这样的练习,他想就是今天吧。

可是那人行色匆匆迈着步子很快就走远了,他敛目低头看手里攥着的防护手套,不知该作何反应。

或许是那人今天有些忙,他手里还拿着书,也许他有些忙。

喻文州在心里念叨了几句也收拾东西走了,他刚走完园子的台阶、站在稍高处时,甚至还能看到黄少天的背影在余晖里披着暖光,那个身影很快就闪过转弯处不见了,应该是往北门去了吧。

日光渐暗,轻风渐凉,喻文州站了一会儿也径直沿大道朝着校门口走去了。

其实这种心情有点微妙,有些失望、又觉得松了口气。不上前迈出那步就不会被拒绝。他以前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会这么小心翼翼。

他每一次辗转出现在那个人的视野里,心里就多一份欢喜,明明没有交谈,却好像已经靠他更近些了。

不安现状,又不知如何打扰。

 

03

郑轩坐在办公桌前叹气,他拿起笔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4月20日,唉。

压力山大,他觉得自己好像成了罪魁祸首。

一切都源于那个聚会,那天他们数学科的老师一起到KTV小聚,喻文州来找郑轩的时候正好遇到黄少在唱歌。好吧他知道喻文州喜欢男人,他承认黄少天长得很好看,他承认他唱歌很好听,可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喻文州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觉得当时灯光迷离地洒在黄少天身上有种不真实感,黄少天的好看是那种带着些无邪又带着锋利的意味,他唱的是一曲《October & April》,温柔如春又萧瑟如秋。光明与黯淡,天涯与咫尺,这大概就是喻文州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喻文州静静地看黄少天站在那里唱完一首歌。看他嘴角露出一个不自觉的笑、整个人便鲜活了起来,他跳脱着跑到人堆里加入欢畅的聊天中。喻文州怀着满心柔软悄声离开,像尝了棉花糖飘在云端。

他回去循环了一夜的《October & April》,梦里也依稀可听黄少天清清朗朗的嗓音。

郑轩当时也不是没注意到喻文州的异常,本想拉他加入,却见他听完歌过来给自己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谁知不过一周,喻文州来联系他,让他帮忙介绍下学校后勤处的老师,郑轩压着一脸黑线问他:“你想做什么啊?你这样搞得我莫名其妙啊。”

“没,最近闲得慌,想来你们学校义务劳动,回报社会。”

“哈??什么啊,你要资助我们学校吗”郑轩真的有点懵了。

电话那边传来喻文州的笑声:“我拿什么捐助,我只是想贡献一下个人劳动力。你们学校教学楼右侧不是有个迎曦园吗,我来照顾一阵那里的花草。”

“喻文州我知道了!”郑轩话落觉得自己有些大声了,捂着手机往外阳台走,路过黄少天那里不自觉多看了一眼。“喻文州你是真想追黄少?你来学校考察过了吧?你太行了,连黄少放学常走的路都摸清了。你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帮你啊。”

“你帮我把这件事活络一下我就很感恩不尽啊。”喻文州有点无奈了。

郑轩很干脆地应了下来,事情也办得很顺利。学校对这样的热心好青年自然是满心欢迎,等见了喻文州本人更是满意。

若事情就这样顺利进展下去郑轩也没什么好愁的了,可时间一溜就是一个月,喻文州连个招呼都还没跟人家打。郑轩看着喻文州一副略略踟蹰的样子忍不住也有些着急了。喻文州老是这样辗转行兵也不是个法子,在自己这儿,却是每次见面话不过三句就往黄少那儿带,郑轩由衷觉得自己也很不容易。

打小的革命情谊,郑轩觉得自己怎么着也得帮这一把。

 

04

这周学校忙着组织半期考,黄少天也连带着忙着忙那。这天他收了考卷拿回办公楼,收拾了下办公桌往迎曦园走。

今天总该打个招呼了,黄少天深吸了口气暗给自己鼓气。

黄少天远远地看到郑轩在迎曦园的时候有点懵,他脑子糊了一瞬,又若无其事地走过去。郑轩和那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园子里已经被他修饰一新。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可不,今天有些晚了。

喻文州的位置正背对黄少天,他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突然看到对面的郑轩站起身来挥手对着后面叫了一声。

“黄少黄少!这儿!”

喻文州的背绷直了一瞬,他收起手机转过头来看黄少天,那人正笑着回了郑轩走过来。喻文州觉得有点失策,他本来想今天招呼黄少天的,却被郑轩抢了先。算了,这样也挺好。

黄少天看着那人带笑的眼睛觉得脸上有点发烫,但他现在也不可能临阵脱逃,他干脆走过去:“哟郑轩,我说刚刚办公室里怎么不见你呢,原来跑这儿来了。这位是你朋友吗,你好我是黄少天,哎其实我之前也常见你啊就是一直没机会认识下,就是没想到原来你是郑轩的朋友。”

他侧过身子对喻文州激慨陈词后,又有点不安地摸了摸头,好像话还是太多了一点。

“嗯常见你从这里路过,你好我叫喻文州,很高兴认识你。”他说完这句话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之前在纠结个什么劲儿呢,就这样打个招呼不是也很正常吗。

或许这只是一句客套话,但黄少天还是挺高兴的。嗯,很高兴认识你。

郑轩瞅着两位这模样也觉得有趣,就提议一起去吃个饭,两人自然没有异议。

等饭后闲谈时黄少天才知道,原来喻文州的本职工作是园林设计师,这也算解决了黄少天的一大疑问。喻文州对什么都能聊几句,一顿饭下来两人已经可以神情自若地从数学经济侃到花草养殖、文学艺术。

郑轩对自己的成就引以为傲,找了个托词先行离去,挥了挥手不带走一个剩菜,留下两个心绪各异的人两两相看。偏偏还得强作个淡定从容的样子。

其实放这两人身上还好,有喻文州在的地方氛围永远不会尴尬,而黄少天是绝对不会冷场的那种人。可两人都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又实在找不出原因,最后二人也只能在心底归因于自己动机不纯。没办法把面前的人当普通朋友啊。

黄少天说得有些渴,一边低了头去喝桌上的冷饮,一边用余光飞速地偷瞄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比他从容多了,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黄少天挺直了腰一声咳。

“嗯我们也差不多走了吧?再晚可能这附近不好打车了,不知道文州你家离这儿远不?”

“还好啊挺近的,对了我家养了好些花草,刚刚聊天我看少天你挺有兴趣的,下次可以来玩儿。”喻文州拿着吸管戳冰块儿,一边漫不经心地对黄少天提议。

这个……当然很好啊hdjiodh,黄少天在心里给了自己一拳,压了压声音:“唔好啊,下次去吧,最近改卷可能脱不开身,周日有空你方便吗,顺便给你带一盆我家的金丝竹给你好不?”

喻文州正起身叫服务员结账,闻言回头来对黄少天笑:“好啊。”随时都很方便。

黄少天觉得他的笑确实好看。晨曦和星光都在他眸中熠熠跃动,远山和秋水都在他眉眼徐徐铺陈。

美色误人,心悦为美。

评论

热度(35)

©景阳 / Powered by LOFTER